陈汤,字子公,山阳瑕丘(今山东充州东北)人。他自幼爱好读书,知识渊博。成人后,到长安求官,被推荐为郎(一种随时听候顾问及差遣的官吏),数次请求出使西域,至公元前36年,才被任命为副校尉,与西域都护甘延寿一起主持西域都护府的工作。甘延寿、陈汤任职西域之际,西域各地正面临着匈奴郅支单于的严重威胁。原来,在公元前57年,为争夺单于位匈奴统治集团发生内讧,以致出现了五单于争立的局面。经过不断火并,最后剩下两个单于,即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。公元前53年,两单于先后臣属汉朝,并送侍子到汉宫庭,表示接受汉朝的统治。之后,呼韩邪单于一直对汉朝保持着臣属关系,还娶汉宫女王昭君(名王嫱)为妻。但郅支单于却对汉朝阳奉阴违。他看到呼韩邪单于在汉朝帮助下不断强大,无法对他取胜,遂一方面向汉朝称臣,一方面向西发展自己的实力和地盘。

郅支单于首先出兵进攻乌孙,继之又北攻乌揭、坚昆、丁令,并留驻于坚昆,“兼三国而都之”。公元前45年,郅支单于杀害了汉朝使节谷吉,自知对不起汉朝,又听说呼韩邪单于日益强大,遂西奔康居(在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地区)。这时恰逢康居与乌孙发生冲突,康居王想借郅支单于的影响,威胁诸国,故以女妻之。郅支单于乘机将其根据地迁至康居,多次发康居兵攻击乌孙,并深入到赤谷城,杀掠人民,使乌孙西部千里之地“空无一人”,接着,他又与康居王发生矛盾,杀死康居王的女儿及贵人数百人,把尸首投入都赖水(今塔拉斯河)中。郵支单于还强迫康居人民修筑城堡工事,并役使大宛、奄蔡诸国,逼令他们交纳极重的赋税。与此同时,他又多次对汉朝使者横加凌辱,拒不交还谷吉的尸首。

凡此种种,对西域各地、各族人民,对汉朝在西域的统治,都是一个严重的威胁。面对郅支单于的种种恶行,陈汤认为,汉朝如不及时采取措施,必将危及汉朝在西域的统治,也给西域各地、各族人民造成后患。所以,他向甘延寿建议,发兵平定郅支之乱。并认为,郅支在西域很不得人心,一且失败,必无立足之地,是不难消灭的。甘延寿同意他的看法,但主张请示朝廷。而陈汤却认为,朝内大臣不了解边疆地区的情况,如果不批准,就会坐失良机。于是,他一面上书朝廷,自认假传圣旨有罪,一面矫发西域15国军队及戊己校尉屯田兵共4万人,分两路伐郅支单于:一路越葱岭经大宛攻入康居南部一路自温宿出发,经赤谷城、阗池(今伊塞克湖)到康居界。这时郅支单于正命康居副王抱阗率兵抢掠赤谷城,陈汤遂纵兵截击,夺回被掠的人民和牲畜,还给乌孙。

进入康居界内后,陈汤又下令不许土卒掳掠,受到广大人民的欢迎。他还与康居地方首领歃血为盟,并从他们那里得到郅支单于的内部情况,使汉军得以顺利地进至郵支城(今哈萨克斯坦之江布尔)下。由于各族人民痛恨郵支,郵支已十分孤立,只有少数士兵给他守城。鄧支城有二层,外层是用木头围起来的,内城为土城。汉军及西域诸国兵首先纵火烧數外城,并射伤郅支。接着,汉军又攻破土城。郅支单于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被汉军士卒杀死,他的头被报捷的使者送到长安示众。陈汤等平定郅支之乱,稳定了西域的形势,保护了西域人民的生命和财产,也提高了汉朝政府在西域的威望。此后,西域社会安定,人民乐业,差不多有40余年。陈汤也因功被封为关内候,迁射声校尉。自从呼韩邪单于臣属于汉朝、郅支单于被汉军杀死后,汉与匈奴维持了40余年的和平亲睦关系。

因此在公元前1世纪后期,我国北部、西北部边疆地区呈现出一派太平景象。但是,这时西汉统治阶级,特别是统治阶级上层,却日趋腐朽反动。阶级矛盾、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也进一步激化。公元5年,年幼的汉平帝被外戚王莽杀害。8年,王莽称帝,改国号为“新”。王莽上台后,推行了一套极为错误的民族政策,不仅使汉匈之间重新爆发战争,而且引起了西域各族人民的反抗。西域都护但钦、李崇,将军王骏等相继被杀,匈奴奴隶主势力趁机再度进入西域,西域各族人民重陷水深火热之中。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形势下,如何维护国家统一,的确是一大难题。莎车国王延与康父子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。在汉元帝时,延曾在长安做过侍子,基本上是在内地长大的。他同西域各地派遣的侍子一样,受到西汉政府的特别关照,有着良好的学习条件,因而受汉文化的影响比较深。

延在回到莎车做了国王以后,不但积极推行汉朝中央政府的各项政令,而且仿照汉朝的各种典章制度治理自己的国家,使莎车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各方面都有了一个较大的发展,并成为西域地区的一个强国。当匈奴势力再度进入西域时,莎车成了抵抗匈奴的主要力量。所以,《后汉书西域传》说:“匈奴单于因王莽之乱,略有西域,唯莎车王延最强,不肯附属。”延不仅积极展开反抗匈奴奴隶主贵族的斗争,而且谆谆教导自己的孩子,“当世奉汉家,不可负也,”自觉地维护国家的统一。公元18年,延死。为表彰他的忠诚与功绩,汉朝政府追赠他为“忠武王”。延死后,其子康即位为王。康遵循父亲的教导,继续领导西域各地各族人民进行反对匈奴奴隶主贵族的斗争,旗帜鲜明地维护国家统一,反对分裂。

西域都护但钦、李崇等相继被杀后,西域都护所属官吏及其家属千余人先撤往龟兹,后又转移到了莎车。他们都因得到莎车王康的保护,而幸免于难。康的行为,增进了西域各族人民与汉族人民之间的友好与情谊。在内地广大人民掀起大规模起义推翻王莽反动统治期间,莎车王康非常关心内地形势的发展,积极主动地同汉朝政府取得联系。他经常写信给驻防河西走廊的河西五郡大将军窦融,了解中原地区的情况,希望早日恢复内地与西域的联系,并一再表示了思慕汉朝的迫切心情。公元29年,即东汉政权刚刚建立后的第4年,窦融便以东汉政府的名义封康为“汉莎车建功怀德王、西域大都尉”,委任他统辖西域各地。窦融对康的任命在西域产生了很大反响。

西域各地、各族人民把康被任命为西域大都尉,看作是摆脱匈奴贵族统治的大好时机,纷纷表示愿听康的指挥,积极开展反抗匈奴贵族统治的斗争,争取西域与内地的再度统一。公元33年,康死,其弟贤继位。公元38年,贤与部善王安首次派使者到洛阳朝贡,同东汉王朝直接取得了联系。他们向东汉中央政府陈述了西域在匈奴控制下受压迫和剥削的情况,请求尽快派遣都护,结束西域分裂、动荡的政治局面,但当时由于东汉政权刚刚建立,内部还不稳定,所以谢绝了他们的请求。直至公元74年,东汉政府才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,使大一统的政治局面再次形成。莎车王延与康父子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。

首页社会